資訊

高速公路收費站消失的背后,智能物聯網開啟“戰國時代”

2025China.cn   2019年11月18日

  【編者按】科技讓生活更高效。自動化、數字化、物聯網、智聯網、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等技術新名詞層出不窮,越來越貼近民生。人們不需要知道新技術是什么,什么原理,享受便捷就好。

  但享受的背后,是技術落地的大難題。

  中國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要在兩年內全部取消。這意味著,從2019到2020年,曾經在各省邊界,瞭望著祖國大好山河的公路收費哨卡,會齊刷刷退出歷史舞臺。

  時代翻篇,該消失的當然不會存留。

  這是場龐大的工程。一位來自省級交通廳的辦公人員在《親愛的數據》采訪中透露,早在6月中旬就收到《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工程建設方案》,上一級領導要求“2019年底前,基本取消省界收費站。”目前,我省內的工作已經干完了。下一步的工作重點,是把省內與交通有關的數據都歸在一起分析與管理。

  改造的費用非常昂貴,據招投標公開信息顯示,各省的項目投資額從幾億元到幾十億元不等。其中寧夏為9.69億元,湖南為27.35億元。耗費如此之巨,意義又何在?

  “目的很簡單,老百姓出行方便。” 交通廳辦公人員介紹:“(以后)系統自動把錢分了,拆分到沿路各省。(現在)車走哪條路,經過哪里,都一清二楚。拆分收費問題徹底解決。”

  科技讓生活更高效。自動化、數字化、物聯網、智聯網、智慧交通、智慧城市等技術新名詞層出不窮,越來越貼近民生。人們不需要知道新技術是什么,什么原理,享受便捷就好。

  但享受的背后,是技術落地的大難題。

  建設智能系統是社會廣泛參與的復雜、巨型系統工程,涉及信息工程、控制工程、通信技術、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眾多技術領域。說到底,智能化不是一個技術產品、一個技術工種、一項技術能力、一個廠家的事。這個現象,被稱為碎片化。

  碎片化意味著難度,也意味著機會。智能市場一個超級大的市場,沒有聰明人會錯過機會。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都涌進了視頻物聯網。硬件能力強、工程化能力強的廠商也注意到了,云技術與人工智能將成為產業全面升級的核心驅動力。

  外面的人想進來,里面的人想擴大領地,而智能市場根本沒有立起圍墻。

  “大型企業入局,憑借其以往的技術優勢和用戶基礎確實加大了整個行業的競爭。” 大華股份機構調研報告顯示。

  “近一兩年深刻感受到商業競爭的劇烈變化,之前從未有過。”宇視科技副總裁林凱在采訪時表示:“一時間多了很多不務正業,且又深具實力的對手”。

  的確如此。技術和需求的變化,讓邊界徹底消融。智能家居、智能零售、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正在拼成一個超大版圖。

  以華為代表的通訊行業、以微軟為代表的老牌外資企業,進入這個領域都是高舉高打。但是,覬覦者絕不僅僅是巨頭企業。悄然間,五金行業也玩起了,智能速通閘門、智能門鎖。

  在魔都2019CES Asia(亞洲消費電子)展上,五金龍頭企業廣東匯泰龍智能鎖事業部總經理黎宇告訴我,“第一、國內已經有超過1000家企業從事智能門鎖的研發及銷售。第二、出生五金行業的企業非常重視履行《智能鎖國家級質量標準》。”傳統行業習慣于固守做事規則,有自己的堅持。而新玩家毫不在意。他們看的是,算法和功耗。

  位于北京的西北部的科技企業非常多,這里的地名也都非常接地氣西二旗、馬連洼。按對角線折疊北京地圖,大約三十公里,是中央商務區。“大北窯”三個字不足以顯示東三環的貴氣,現如今這里是“國貿”。

  距離國貿地鐵一站的財富金融中心,三星IoT部門首席工程師董杰的背后是透亮到仿佛不存在的落地窗,他向我介紹,“小米在IoT領域確實強大,作為后來者,在敵人的主場鏖戰不是明智的策略。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三星會找到小米無法防守的領域采取有效進攻。”

  再看,一向穩重樸素的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旗下七一八所也研制藍牙智能門鎖,智能AI內鏈的開發新聞也登上公司官網首頁。

  顯然,競爭者們不再來自一個行業,它們是截然不同的生物。

  《海康威視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智能家居業務同比增長達到57%,占公司總營收5%。2019年618第一個小時,鹿客拿下了京東自營智能鎖單品銷量第一。

  消費級市場是激烈競爭,企業級服務是殘酷求生。在企業級市場,誰都想站著賺錢,但是問題是——站不起來。有位企業家說,看到機會點不足奇,做出產品也不難,質量穩定很難、滿足客戶真正需求很難、迭代方向一直正確很難、有持續的核心競爭力很難、取得規模優勢極難、能有合理的利潤率則是,難上加難。

  昨天,深度學習技術的奇跡造就了“春秋”。

  今天,智能碎片化的市場正在塑造“戰國”。

  沒人知道“春秋”何時結束,但是“戰國”已悄然開始。

  春秋和戰國的歷史作用不一樣,時代氣質也不同。史學名家張蔭麟說過:春秋時代的歷史,大體還算平穩。要論事變的劇烈程度,“戰國的十年,抵得過春秋的一個世紀。”

  智能市場史無前例的跨行業、跨技術。沒有死在春秋,活著進入戰國的爭霸者雖然背景、資源、優勢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是相同的——面對碎片化的戰場。

  用華為段愛國的話說就是,一家廠商吃獨食的時代結束了。他還說,“交響樂不是一個人演奏出來的。”再引用海康威視投資者關系會議的原文,“滿足碎片化市場需求是新命題。”大華股份接受投資機構調研的新聞標題是,“新舊玩家碰撞助產業升級,碎片化市場依舊。”

  智能的版圖上,沒有誰能夠包打天下。

  到底怎么辦?

  用宇視科技總工朱兵的話說就是,“業務算法有短板,場景落地能力弱,靠合作補短。”

  雖然,科技巨頭基于前期占據的基礎設施優勢,構建了技術壁壘。但是,這些優勢應對不了短處。所以,各方都在發展1+1大于2的協同力。資本市場上收購、投資不斷發生;結盟,結營層出不窮,不是向短板低下了頭,而是爭霸者用行動表達出一致的判斷,在這個階段,合作可能是最好的打法。

  可以這樣理解,傳統企業的價值鏈從上游到下游,前后相連,單點接觸,連接的強度越高越好。而智能世界是碎片化的,智能價值鏈由線性連接變成網絡狀連接,復雜度大大增加。所以,注定不缺少合作的形態。

  沒有合作,當滔天巨浪拍擊過來的時候,再孤勇的小舟都沒有資格掙扎,瞬間消失在浪里。

  即使都是合作 ,但也各有不同。

  不難看出,華為聯結、計算和終端都要做,它倡導的合作,不只是算力的、云的、AIoT的,更是數字化的,而且都要做成規模。華為的體量大到可以容納千姿百態的合作伙伴進來。目前,僅IoT設備,《華為2019上半年業績報告》中披露,HiLink里面超過1.4億臺。不止如此,華為企業渠道伙伴也超過2200家。

  可以說,華為大力發展面向“端、邊、云”的全場景智能基礎設施方案。而這些方案需要合作伙伴,優勢越互補越好。華為高層要找到“應該合作的人”并與他們“迅速握手”。

  一流的算法提供商會給華為帶來硬件的采購量。比如,計算機視覺四小龍云從科技,是華為智慧社區解決方案合作伙伴。簡單的邏輯就是,算法需要硬件支持,華為缺算法,雙贏合作。

  僅僅是這個層面的合作都不夠,華為又推出了智能視頻算法商城(Huawei HoloSens),有了算法平臺,華為從店鋪變成商城,那么就更有主動權了。

  覆蓋代表性垂直細分場景,合作也是一種迅速進入的方法。比如,北京以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是華為車輛大數據應用解決方案提供者。論起這筆合作的賬,華為不吃虧,提供底層平臺(服務器、存儲、底層架構、大數據技術),提供云技術。算力是要透過合作伙伴的能力發揮的,將具體業務交給合作伙伴處理。

  特殊時期,特殊打法。參戰者既有無奈,又有希望。無奈是,解決一種變數的時候加入了另一變數。希望是,變數本身就是機會。

  能力越互補的人,結盟的意愿會越強烈。

  2019杭州·云棲大會上,阿里云公布中國21個城市引入城市大腦。三年一役,可能當城市大腦作為一個新概念提出來時,面對的最大困難是,不知道困難是什么。但是,敢于提出這個概念的時候,阿里巴巴已經擺脫“互聯網數據”與“運營”的束縛,傳感器數據正在與互聯網數據交匯,阿里巴巴要感知物理世界了。

  有的企業會把前一個階段積累的壁壘,變成邁入下一個階段的瓶頸,阿里巴巴不會。阿里云創立于2009年,走過10年,開始變得克制,開始變得收斂。這是行癲總上臺后的一大變化。此前,阿里云的探索姿勢是非常奔放的。

  新的戰略,也是商業模式的升級。

  阿里云中國區總裁,任庚說,“阿里云針對分銷類、被集成、聯合解決方案等不同的合作伙伴,會從點、線、面進行全方位的分層分類的賦能和支持。從線上看,提供體系化的賦能,提升自生長的能力;在面的層面上,加強產品、解決方案、市場的協作。”。

  被集成、聯合解決方案合作伙伴中,宇視科技具有代表性,商業上的處理方式是投資。

  2019年10月29日,宇視AIoT聯合解決方案發布會現場。我在虎嗅24小時寫下:合作雙方再次“秀恩愛”。阿里云智能副總裁,全球生態業務部總經理沈濤公開表態,“阿里巴巴和生態合作伙伴不斷緊密結合,建生態、被集成。與有行業經驗的業務伙伴劃清業務邊界。專注于基礎設施云化,核心技術的互聯網化。在解決方案中集成阿里云的產品與技術。阿里與宇視的結合高度匹配。宇視多年行業深耕細作,對行業洞察力,對行業需求的理解已經非常深刻。”

  阿里巴巴強調了自身的戰略定位,也對宇視科技溢美之詞溢于言表。宇視科技總裁張鵬國朋友圈含蓄回應:“云邊端結合、物信網融合、軟硬件契合、全球化整合。有多少擴展方向?有多少營銷創新?有多少優勢互補?有多少想象空間?”

  看上去,雙方的默契合作開始了。然而,你很快發現,別人家的合作都是在“友好的氣氛下”展開,宇視科技副總裁林凱則說,“(雙方)第一步就一口氣做了30套解決方案。”這個“開頭”有點瘋狂,好像在一展歌喉之時,一旦定好了音高,就準備一瀉千里的唱下去。

  一次自上而下的變局似乎已經開始,戰場上,參與戰斗的任何力量都不容忽視。科技巨頭一舉一動皆在鎂光燈下,而業務軟件開發商,不可或缺,而又易于忽視。

  首先,不可否認,雖然云廠商有技術,有平臺,有資本,有實力,但是,它不是萬能的。業務軟件開發商對業務的理解要高于云計算廠商,業務的實現是千變萬化的,一百個客戶有一萬個需求。何況云廠商如果孤軍深入到業務軟件開發領域,人力成本太高。據說,阿里巴巴一個工程師的人力成本是每年85萬人民幣,這還沒有把出差的機票酒店,管理成本計算在內。

  如果把參戰者比喻成不同的武裝力量,業務軟件開發商像游擊隊,靈活,應對局部戰場千變萬化,云計算廠商像機械化步兵,穩定防線。

  中科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用事業本部的工程師在《親愛的數據》的采訪中透露,“業務軟件開發商與云廠商合作不是鎖死的,不是綁定的。我們和阿里巴巴、百度、華為都有合作。一方面是業務軟件開發商也會有自己的客戶關系,另一方面,阿里巴巴、百度、騰訊手上有流量、有客戶。”

  技術變革的浪潮一浪接一浪。在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浪潮之前,業務軟件開發商可以單打獨斗,全方位“伺候”好客戶。那時候也沒有云計算的需求,所以,軟件開發市場穩定了很多年,上市造富者何其多。

  “現在的趨勢是,這么多城市信息化建設的項目,沒有哪一家包打天下,也沒有哪一家的產品是全系列的。” 工程師回顧完歷史,很快開始介紹變化。“比如,華為就不喜歡做應用。做應用不是華為的擅長,單兵深入到應用層面太浪費精力。業務軟件開發商負責做定制化的業務開發,相當于把菜都切好了,炒成什么口味,甜的還是咸的,由我們來負責。所以,業務軟件開發商在價值鏈上必然存在。”

  他對業務軟件開發商存在的價值非常有底氣。接著,他也倒出了無奈。

  “近兩年,云計算的大盤子已經被云計算廠商做了,可以說基礎已經打好了,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我們在和云廠商合作之前,考察過阿里和華為很長時間,都有相應的模塊提供,已經做得非常成熟,非常完善。從開發者到企業都可以使用。留給我們的工作不多,比如做硬件的配套。”

  然而,還有更無奈的。

  “幾家歡樂幾家愁,云計算廠商強勢,肯定有人弱勢。現在一些小的計算機技術服務(IT)廠商蛋糕越來越小,越來越難活,比如一般企業都有自己的定制化需求服務商,而現在的趨勢是越來越標準化。沒有實力和技術自然被淘汰了。大的IT廠商肯定會受影響,但有些還挺得住。”

  科技巨頭普及云計算的功勞,有目共睹。但是,智能化應用的落地情況并不樂觀。

  他認為“且不說云計算的優勢,云計算發展到今天云廠商硬技術都是沒有問題的。就好比高速公路已經修的非常好了。廠商都在發展自己的尖端應用。但是,尖端技術的應用遠沒有廣泛落地,比如智能推薦,人臉識別。”

  如今,云計算廠商正在建設智能化高速公路,而且,另一只力量——政府也參與到數字化的大局中,成為“看得見”的手。全國“數字政府”遍地開花,智能將是城市化的基礎設施,比如廣州市南沙區的政務民生應用平臺給自己取了一個很接地氣的名字“一臉走南沙”。

  視頻設備、視覺物聯網、視覺智聯網,技術在不停迭代,現在從業者管自己做的事情叫AIoT(智聯網),就是AI(人工智能)+IoT(物聯網)。關于AIoT,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一次演講中有一句總結很精彩,“”AIoT發展依舊面臨著算力、算法、平臺兼容性、安全性的挑戰。但是,他著重強調,“AIoT創新永遠在路上。”

標簽:智能物聯網 我要反饋 
釋放數字化電網無線潛能
2020年世界人工智能大會
專題報道
智能電網筑就電力新時代-SmartWorId智能網
智能電網筑就電力新時代-SmartWorId智能網

建設一個高效、智能、能夠充分保證將可再生電力能源集成入網,并保證太陽能及風能發電穩定性的電網,已成為業界內共識。業內人士

智能電網筑就電力新時代-SmartWorId智能網
智能電網筑就電力新時代-SmartWorId智能網

建設一個高效、智能、能夠充分保證將可再生電力能源集成入網,并保證太陽能及風能發電穩定性的電網,已成為業界內共識。

精益傳承 感知未來—ifm易福門50周年中國巡展活動杭州站圖文直播
精益傳承 感知未來—ifm易福門50周年中國巡展活動杭州站圖文直播

此次杭州站巡展,ifm圍繞“振動監測”、“系統解決方案”、“追蹤與追溯”、“數字化管理”、“預測性維護”、“缺陷檢測”及

遗漏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